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智慧文学 > 大鹏专栏

草根回忆录2

时间:2017-12-02 18:34:13  来源: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作者:林鸣

360截图20171202183748294.jpg

那个时候实行是粮票制,全国粮票我家之所以比较多,完全是由父亲的工作性质决定的。单从东北送变电公司这一单位名称你就可以看出其业务范围至少覆盖辽吉黑三省,因此除非发行满洲国粮票,此句话为开玩笑别当真,地方粮票真不管用。
当时正逢国家三线建设中期,父亲随单位一起远赴甘肃建设与刘家峡水电站配套的野外高压输电线路及大型变电所。你可别先小看刘家峡水电站,就当时来说它是我国首座百万千瓦级的水电站,而且胡锦涛就是从这里开始踏上其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仕途之路的。
所谓三线建设,就是在当时依据毛主席世界大战还可能爆发的预测,将地处东北及沿海省市且关系到国家命脉的大型骨干企业搬迁或部分搬迁到川甘陕等地处内陆腹地的省份,比如以生产歼10、20闻名的成飞就与沈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听父亲说当时他们施工路过的很多地方的农民百姓都太穷了全家就一条裤子。哪个人出门哪个人穿。在那个年代全国好多东西都要凭票供应。不仅有粮票还有布票,因此光有钱你也穿不了新衣服。那时按国家规定粮票、布票等票证是不允许买卖的,不过私下里还是有买卖的。在很多地方,全国粮票的票价与人民币是等值的。
全国粮票从五四年发行到八六年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全国粮票的价值起起伏伏的不断变化。但是这种变化一直离不开它的实际价值的束缚,然而近些年它作为一种收藏品已经丑小鸭变成金凤凰,有的一套价格已近两万。
父母去世后我们在箱底发现了已经保存了四十多年的东西,你想知道是什么宝贝吗?
那压在箱底的宝贝竟是老大一捆卡其布,那是父亲当年在甘肃买的并带回五龙背的。记得一起带回的还有其他两种布匹,一种叫趟绒,也叫灯芯绒。另外一种是用来做棉被里子的漂白布,后两种布匹在随后的几年里都被用没了。卡其布没舍得用就攒下了。伴随时间的流逝,社会已经步入成衣时代,这捆布也就没了用武之地。但是母亲却舍不得扔掉,就一直放在樟木箱中。到母亲去世后这捆布也仅是颜色有点浅了。
那时的冬天比现在冷多了,城市也无热岛效应与农村几乎一样寒冷,在那些年我们小孩子御寒的标准装备就是胶皮乌拉手闷子与棉猴。胶皮靰鞡就是胶皮作为鞋底的一种黑色棉鞋,在冬天一般还要在鞋里放一双厚毡垫,并穿一双毛袜子,才具有较好的保暖效果。手闷子则是只有大拇指才可以独立出来的棉手套。并且左右两只手套要通过一根线绳连接起来以便把手闷子挎在脖子上。棉猴则是棉帽与半搭子棉衣一体化地连在一起。
在冬天我们小孩子的室外活动一般就是去河边,坐冰车、抽冰嘎,室内活动则是在火炕上抓嘎拉哈、打扑克。七一年春节,探亲回来的父亲为我们姐弟俩带回来一个功能上类似幻灯机外形上又类似望远镜的礼物,叫我两兴奋了好一些日子,随之带来的影片有两部,一个叫刘三姐的电影,另外一个叫赤道战鼓的话剧版电影,赤道战鼓让我第一次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黑人。
我家有一台北京产的牡丹牌电子管收音机,早在长春初期就买了,平日里都听什么了我也没印象,好像就听样板戏了。在那个年代一切都为了政治还能有什么其他娱乐节目。有一天晚上我瞎播收音机,竟收到与以前只念代码什么也听不懂的的敌特电台,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敌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