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智慧文学 > 大鹏专栏

草根回忆录1

时间:2017-11-29 21:04:40  来源: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作者:林鸣

360截图20171129204200693.jpg

我是六三年春天在沈阳出生的,祖籍是如今的东港市大孤山镇。听父亲说祖辈也是从山东过来的,因此这么讲俺也是山东人啦。

在东北这旮瘩都是闯关东的山东人与河北人的血脉,真正根红苗正的土著居民没几个,就是满族户籍的如果从基因上查查也没几个人敢说自己是足金的旗人。

按理说作为闯关东的山东人的后代我也应该是高大威猛说一不二的关东硬汉,可我却打小就胆小如鼠身高勉强一米七,按八九十年代找对象标准我几乎就进入二等残废人队列,没想到躲过初一没躲过十五。到老了却真进入残疾人行列。按残疾标准打分如今我是特等残疾人。我这一生从没评上过什么先进呀什么标标兵呀,如今才一年多工夫我身体残疾程度就在残疾人中成为标兵了。对了在小学我当过批林批孔运动标兵。还去操场前面发过言,自打四人帮倒台我也玩完了!

时间一晃就来到七零年夏天,这期间父亲早已重新获得自由来到一个基层单位变电工区担任领导职务并且远赴甘肃天水地区进行一项电力工程的施工,而在机关工作的母亲却被要求去农村插队落户,幸好负责的领导同志允许母亲自己寻找落户地点,于是借助亲属的关系母亲把落户地定在丹东五龙背抗美大队。

在我连哭带闹的要求下父亲允许我随他坐搬家使用的大解放卡车去五龙背,一路上我看到很多风景,但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是沈阳市内许多大马路上都在挖防空洞,还有就是位于本溪南芬地区的盘山公路,左侧的万丈深渊吓得我又想看又不敢看。

初到农村时我对那里的环境很不适应,单就四处都有的粑粑雷就叫我防不胜防。因此一开始我对家禽与大牲口没好感,也比较害怕。但是慢慢地我不但适应了农村环境也对这些动物产生了兴趣。在后来岁月中我一直引以为志豪的学驴叫口技就是那时学会的。一开始我即不知道骡子的来源更不知道马与骡子区别的外部特征。在农村生活久了我竟羡慕起赶大车的营生,看他们往马车上一蹿。随后在空中把马鞭甩得嘎嘎响就觉得太威风了。

记得一开始我家也养鸡时先是买的小鸡仔,由于正值冬季来临,为了防止冻坏小鸡仔,母亲就把它们放在火炕上的一个笸箩里,过些日子稍大点后又放在屋里地上养。我对养他们可上心了,因此对他们很有感情。里面一个大公鸡老威风了,我特喜欢。

第二年冬天在一场大雪过后大公鸡突然不见了,我就只身一人脚踩没膝盖的厚雪翻越两座小山终于在雪窝里找到大公鸡。母鸡开始下蛋后有个母鸡老去外面下蛋。因为是散养的老乡就告诉我们摸鸡屁眼如果有三指宽就是要下蛋了一定要圈起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