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智慧文化 > 娱乐文化

关于娱乐的文化里的事情

时间:2018-04-18 08:37:24  来源:  作者:

 不知于何时,你幽然出现;不知于何处,你开始熠熠发光.从历史的深远处走来,带着先哲们的不朽之作,轻轻地靠近了我,不得不说是精灵.也许是在远古,或许是在更远的时代,你便流行于民间.但我真正地认识你,便是在读《诗经》的时候.305首诗歌的确是一种文化,开创了现实主义诗歌之路.在战国七雄的争战中,你曾一度消沉,而等到战乱平息,始皇一统天下之后,你便悄悄地带上了《离骚》上路.这对你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笔极为可观的财富,因为《离骚》开创了浪漫主义的先河.直到今日,她还在闪闪发光,像黄金一样.不得不佩服你,因为经得住时间沉淀的,往往是永恒的东西.而你独具慧眼,早在千年前,就收容了《离骚》),带着屈原的怨愤与不平.屈原沉入汨罗江,但我知道,就在他沉入水中的那一刻,分明有一个升腾的灵魂随你飘走.这些可谓民族文化大仓库中的先期珍品.你独具慧眼,与《诗经》、《离骚》携手,深味了民族的苦难,理解了屈原的怨愤.经得住时间沉淀的,往往是永恒的.时至今日,它们还在闪闪发光,如黄金一样.跳荡在“坎坎伐檀”声里的“苦难”犹在耳边,“怨愤”随汨罗江水流转千万年.中华文化,可谓博大精深.可在数千年的沉淀中,你——传统诗歌文化的分量最重,包罗最为全面.不仅表达出人民的疾苦、人民美好的向往,还将文人那种柔弱的文人蕴于其中.实在不能不说是你是精灵,古怪、亲近却又让人摸不透.但你这个精灵,不知怎的,却总爱与文人做搭档,他写了,你便检查,值得欣赏的,你便悄悄捎上,没有一丝的犹豫,尽管你的囊中已是沉甸甸的了.还记得你在途径宋代的时候吗?你一路风尘仆仆,到达宋朝时,包裹早已是满满的.但你仍旧不满足,腾云驾雾,来俯视苍生.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朝代,但最显眼的地方便是赤壁.于是,不辞劳苦,你来到这里.“一道天光射向赤壁,便产生了前后赤壁赋的千古绝唱.”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写道.也许正是这道天光,使你惊喜万分,像哥伦比亚发现新大陆一般.你在宋代稍做停留,又收集了大包的诗歌,而后又匆匆地踏上了征程.实在不得不说你是精灵,行得匆匆,却从未遗漏过哪一朝、哪一代.恍若隔世,现在你悄悄地靠近了我们.等到你又起程之后,我们及现在的一切都将成为历史,但你依旧前行!因为有了你,我国成了一个诗的国度:诗的历史,源远流长;诗的成就,灿烂辉煌;诗人词者,星光灿烂;诗的风格,艳若群芳!我心中的精灵啊,你如同岁月水流里的白莲,愈加古老,就愈发清香!我心中的精灵啊,望你能够地久天长!

01.jpg

随着人们对电视的不断摸索,电视节目也层出不穷。从“快乐女声”的热播开始,歌唱类节目便在我们的心中晕染开了。任何事物都具有其两面性,直至今日,歌唱类节目虽然泛滥成灾,但它依然具有其文化内涵,我们依然可以从一首首歌中学到一些东西。而且,它给了更多有唱歌梦想的少年更宽广的圆梦舞台。但是,毕竟也只是红极一时,为了追求收视率而频繁上映的歌唱类节目造成了观众的视觉疲劳。正如品茶,一开始浓郁扑鼻,多次加水也会将它冲淡,品不出原来的味道。
  我不得不佩服那些制作商,他们总是会找到突破口,但却终究逃脱不了“娱”。一切的节目似乎又成了惯性思维——大牌主持、明星参与、游戏娱乐。这三点,是构成收视率高的节目的必备条件。在科技发达的快节奏生活中,人们无时无刻不追究完美,导致了精神上的过度疲劳,而在这时,电视节目中出来的明星和幽默的段子总能大饱眼球,也就更愿意去看了。连一系列求真的文化节目,在开场白都添加了脱口秀。这样“大众化”的浪潮下,非常适合观众的胃口,也就逐渐淹没了富有知识的纯文化节目。我曾几近一年没有接触电视节目,在此期间,我的观念如棋盘翻转一般被一次次颠覆。从迷恋娱乐节目到渐渐淡漠。每逢听朋友兴致勃勃地讨论,总是一时兴起凑上前,怕赶不上潮流。但是当我再次接触到电视节目的时候,我发现我对娱乐节目感到非常无聊。反而对纯文化节目有了浓厚的兴趣——为“我爱发明”发明人的才华赞叹,为“自然传奇”大自然的变幻惊奇,为“百家讲坛”学者的讲解叫好。
  纯文化节目却在人们心中成为一个缺了口的白纸,总是当作废纸放在那儿。虽然我们需要追求下里巴人这样通俗的文学艺术,却更要通过阳春白雪使自己的内心得到升华。久而久之,在文化熏陶中,我们的素养才会提升。东坡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任何的节目都具有其独特的地位,如果全是娱乐性节目便为不妥,如果全是文化节目亦为不妥。所以我们不能随意否决任何一个节目,只能通过自己的喜好追求自己的想法罢了。
进入新世纪以后,娱乐新闻的地位进一步突出。此时,新媒体得到了迅速发展,加之都市报的崛起——以上海为例,就有《新闻晨报》、《新闻午报》、《新闻晚报》、《东方早报》等报于2000年前后先后创办,让《新民晚报》这张传统大报不得不再次重新定位。本着与时俱进的创新理念,晚报文化部认为,文娱版面如果失去了赵超构先生提倡的晚报三大特点之一的“浓郁的娱乐性”,就会失去广大读者的关注,尤其是年轻读者的兴趣。为此,文化新闻部于2005年成立了“娱乐报道工作室”,并正式更名为文娱新闻,沿用至今。
  娱乐新闻在版面上数量的增加显而易见,这跟当时受众市场的分层密不可分。根据文化部主任张晓然对当时受众进行调查分析后认为,上海读者中对明星的娱乐新闻热衷的约有30万人;古典音乐的发烧友大约4000人;舞蹈爱好者近5万人;民族音乐爱好者约20万人;戏曲的爱好者约有10万左右;电视剧的常年观众约有100万,他们中产生的报纸读者约在50万左右[6]。细分来看,文化新闻与娱乐新闻的需求比大致是2比8。而大多数主流媒体,在采编人 员和版面资源配置上并不符合和满足市场需求,娱乐条线记者缺位是普遍现象。在“市场的健康文娱需要,就是我们的努力追求”的原则指导下,当时文化新闻部的9名记者经过重新分配调整,娱乐条线记者由3人增至5人,文化记者4人,版面百分之六十以上以娱乐新闻为主,基本与市场需求相适应。
 文娱版以开放的姿态做文娱新闻的同时,也清楚意识到作为主流媒体,不能一味像都市报那样热衷“炒作”,通过挖掘一些劲爆性的明星隐私来吸引读者眼球。以“王菲生子”新闻来说,文娱版在王菲女儿诞生时发了一条给读者提供真实内容的新闻的同时,在上海媒体中最先发出言论《追逐“王菲分娩”的一场闹剧》,引导读者认识什么才是健康的娱乐,主动担负起主流媒体引导社会舆论导向的职责。
  根据文娱版的经验和自身特色,2009年初,文艺批评类的栏目《文化娱乐现象述评》应运而生。《述评》的出现频率并不固定,有时一天两篇,有时两天一篇,但始终保持不间断。其将大众普遍关心的,带有思潮性、倾向性、导向性的热点和现象,进行聚焦和解读。有人、有事,新闻性强,在叙述中夹带评议,以事实让人信服,可读性非常强。《内心美丽比脸蛋漂亮更重要——“超女”王贝整容致死给娱乐圈年轻人敲响警钟》、《明星“艳照”为何接二连三》、《谁让日本色情女星来沪登台》、《拍上海戏什么不用上海演员》等,文章往往能通过事情的表象分析透本质,一针见血,观点清晰,旗帜鲜明,引发读者深层次的思考。栏目创办不到两年,就受到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阅评表扬,影响力可见一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